新闻动态

一个好女人如一杯体贴的好茶

页面更新时间:2019-01-22 22:13

 

  贤惠的女人如早茶。是一天必须的进餐。就象一个家庭中不可缺的温暖。很真实。漂亮而又浪漫的女人如下午茶。要有一份好心情去品味。窗外是淡淡的阳光和如流的人群,漂亮的女人悠闲而优雅。纤指把盏,享受生活的华彩乐段。

  会安排生活的女人如晚茶。既懂得自律又善营造情调。忙碌一天后,她们在幽暗的灯下展现另一面,如慵懒的猫般放松。

  最可悲的女人也许如隔夜茶。她们将自己泡入一杯忘情水中,茶叶在热烈地舒展之后是无尽的冷落。有如一现的昙花。自古多少女人蹈入这种复辙。从深宫后院的嫔妃到痴情的现代都市女人。用一刹那的浓酽换取过后的清寂。茶叶在冰冷的杯中呈现绝望的姿态,昭示女人永恒的悲剧。

  茶深如灵魂,淡如白纸。看你怎样用心思去对待。女人如茶,其实说来也简单,只要将茶融入一盏茶具,加上合适的水质和水温,她们就能在任何一个角落散发淡淡的清芬。

  人之出生或许就似这茶,沐浴于骄阳之下,摇曳于风雨之中。清晨有朝露洗脸,暗夜有银月为灯。经历了许多冷暖晴阴之后,我们就成熟了。 成熟的我们积累了许多思想,情绪,经验,财富。抑或是一贫如洗,身无分文,那也可做淡茶。

  不论是你,浓茶香烈,还是淡茶清醇。终有一天将会魂归天地了。茶在水中,释尽自己最后一丝余香,让人能够品尝,能够回味,这就是茶之功勋罢。人在人海,茫茫间遍布于广袤的大地上,接触人,帮助人,创造价值,实现自我,这就是人之使命吧。

  茶水与茶,出家回家。这俗世或许真的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不过我们来自哪里呢?我们恰恰来源于这个喧闹的俗世啊。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我们不能彻底的离开这人间,所以我们也不能够退出这江湖。俗话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诚如是也。周家两兄弟不但文风迥异,而且为人也完全不同,鲁迅文笔尖锐、周作人文笔温顺,而最后一个成了抗战的斗士,一个却沦为日本的走狗。

  海明威说过:一个人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你可以打死他,但你不可以打败他。而周作人不等别人打败他,他便自己打败了自己。鲁迅曾说过: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清福。鲁迅是真的懂得了茶,所以纵使在逆境中他仍能甘之如饴,横眉冷对。而知堂老人虽好茶,但其实根本没有领略苦茶之真味,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喝下那一杯苦茶,以得到那一种苦茶入腹后的回甘、以成就自己人格之完美。

  人的一生中,可能要有无数次面对这种苦茶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就让我们想想那个终于没勇气喝下那杯苦茶的知堂老人吧一个人可以文章写得不好,做人却不可以做得不好。寒夜客来茶当酒,总是想“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会是怎样的一种悠然自得、心静心水的境界啊。“夜半待客客不至”未免太冷清了,所以喜欢把“闲敲棋子落灯花”和另一句诗组合成为:寒夜客来茶当酒,闲敲棋子落灯花。

  古龙曾说过:一个人喝酒无趣,与一个不会喝酒的人喝酒更无趣,和一个语言无趣的人喝酒最无趣。 喝茶也是如此。客至心常热,人走茶不冷。喝茶最重要的是喝茶时的气氛、是能真正品出真正的茶之真味。而那种喝茶时非得焚香沐浴、肃穆凝神,非得来个什么十八茶道的喝法,那其实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一种修心一种养性,喝茶已成了他修炼的一种过程,而非其主要目的了。

  据说日本茶道祖师千利休教儿子茶道时,不是教他如何沏茶和品茶,而是让儿子每天都去打扫庭院。儿子尽力地把院子扫得一尘不染,而千利休却不满意。他将一棵树轻轻一摇,叶子落了满地。然后他对儿子说:茶道并不是一尘不染的,落了叶子的庭院有了生命的灵性,比起光秃秃的院子岂不是更美? 这其实已是一种修心,与茶反而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上一篇:学会品茶才能真正感受到茶叶的香醇

下一篇:细心的女子发现喝茶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